浮世绘一个时代的浮沉 (一)
【字体:
浮世绘一个时代的浮沉 (一)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www.3038789.com甚至主论坛中国数字内容服务大会及十余场分论坛同期举行,百万文字论。日漫,大家最熟悉不过了。然而你是否知道这种风靡世界的艺术形式可以追溯到200年前风起云涌的江户时代?日漫的祖先版画艺术就在那儿诞生了,它有个更美的名字,叫浮世绘。

  19世纪中期,在长期的闭关锁国后,日本再一次打开国门,敞开了对西方世界的贸易交流。那时候版画印刷品上的图画没什么艺术收藏价值,在供人们赏阅之后常被当作废纸来包装陶器等工艺品运往美国和欧洲。那些西方的收藏家们不经意间展开这些被团成一团的包装纸后就被震撼了,仿佛发现了新世界。很快,西方就为这些来自东方的神秘印刷纸举办了艺术展,艺术家们纷纷慕名而来,整个西方画坛因此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在十九世纪的西方,随着摄影技术的进步,写实主义艺术渐渐走进了一个死胡同,画得逼真已不再是什么稀罕事,再者如果只是为了单纯地纪录生活场景,为了画得像,照片就能轻而易举地取代。因此艺术家们为了寻找新的灵感来源和新的方向,开始收集这种来自东方的印刷版画,也就是浮世绘。这是一种全新的艺术展现形式,不在写实而在写意,更注重2D图案而不是空间感,是风格化的,印象派的。许多世界名作的灵感源泉都是来自浮世绘,比如莫奈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画的日本桥和他种满睡莲的池塘,就是源自挂在他家里墙上的日本浮世绘。梵高也曾在信里和他弟弟说,“我想按照日本的风格来画这间屋,没有投影和阴影,只使用日本印刷画里明亮的颜色。从某种形式上说,我所有的作品都源于日本艺术。”

  然而梵高并不懂日本文化,他临摹下日本印刷画,并把日本文字用作装饰写了一圈,殊不知那文字表达的是红灯区妓女揽客的广告语。可想而知,那些西方的艺术人士,尽管把浮世绘当作灵感源泉,却对孕育这种艺术形式的文化背景一知半解。

  如果说在西方,浮世绘打破了画坛,在日本,浮世绘可谓是间接的社会革命。那时在江户,吉原是所有艺妓和名媛的聚集地。那是全日本的娱乐中心,一个灯红酒绿的魔幻花园。这浮世吉原,是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诞生的。自17世纪以来,日本各地军阀乱战,百年不歇。最后三个军阀相继制服各派系,统一了日本,其中最后一位幕府将军德川家康为日本带来长期的和平与繁荣。他掌权后迁都到一个小渔村江户,数十年间,江户一越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城市。

  幕府将军为了维护统治巩固阶级制度,全体居民都被严格的等级制度分为四个阶层:武士、农民、手工业者和商人。武士首次成了世袭制,下等人则相应得永不得翻身。日本在19世纪以前一直效仿中国政治。中国自战国时起就奉行商鞅在经济方面重农抑商的思想乃至于出台了一系列歧视商人的政策,因为商业发达会使社会财富集中在大资本家手中,不利于封建统治。当时在日本,商人的地位尤其低下,若是武士阶看哪个贩夫走卒不顺眼,感到尊严受到损伤,就算将其杀掉,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所以,商人虽然腰缠万贯,却在社会最底层,武士虽然不很富裕,却大权在握。这种情况自然会引起双方的对立。

  吉原区的存在就是为了减轻这种阶级对立,商人可来此一掷千金,感受到一些地位和尊重。位于江户城外的吉原区浮在一片沼泽地上,只靠一条长长的木制步道进出,形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浮华世界,于是它很快成长为了一片自给自足的区域,妓院,剧场,酒馆,茶馆等娱乐场所汇集,甚至还有自己的公园。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地区和这种奢靡的生活方式被称为“浮世”。浮世的概念传自佛教,意思是生命短暂,人的欢愉享乐只在恍惚间瞬息而过。武士道深受这种观念影响,认为只有断欲才能在面对死亡的危难关头无畏而镇定。然而在浮世享乐的商人阶层们却把“浮世”这个概念扭转为:人生短暂无常,何不活在当下,及时享乐?就如樱花一般,只为一次绽放,便死而无憾。吉原区种满了樱花树,到那盛开之时,富家公子便搂着名媛们游历在花海中,一边赏花,一边展现自己的美貌风韵。

  武士是不被允许去浮世的,然而有些武士也禁不住诱惑偷偷溜进去,然后欠债累累,因为这种霜花雪月的奢靡生活不是他们所能负担的。所以在当时流行一种说法:武士之道,浮世不容。渐渐的,在那个时代,金钱渐渐变成了权利。当时日本的著名小说家Ihara Saikaku写道:就算是有最尊贵血统的人,若与商人为伍,就穷困潦倒,比乞丐还低下。

  巨商们成了艺术的赞助商,那时的艺术创作多描绘吉原的欢愉,经常是吉原区名媛,仕女,相扑明星,富家公子的画像。当时这些印刷版画在大家看来都不具有什么艺术收藏价值,却人人都能负担,就像如今的时尚杂志和明星海报一样,深得人心。当时没什么媒体娱乐,全日本的人都长途跋涉至此购买印刷版画,这大大推动了新思想,带动了时尚,使吉原区成了全日本潮流的心脏。

  制作这种印刷版画的过程是很复杂的,需要一个团队的合作。首先,出版人联系画家构思一个新的作品,一般是由一位名媛穿着当下潮流的新款服装。于是画家先画用黑墨水画出线稿,再由出版人寄送到幕府过审。若通过,则下一步由一位雕刻师把画作反向雕刻在一块樱花树制木板上,雕版是一项极其细致的工作,女人的发丝等许多线条极为纤细。接着再由印刷人员把雕刻好的木板刷上墨水,把纸盖在上面压实,完成印刷。一开始印刷版画都是黑白的,成册的。后来一场大火烧遍了江户,很多人房屋被毁,需重新装修,急需装饰品。抓住市场的画家菱川師宣建议出版商单张卖他的画作,不加文字。就这样,菱川師宣成了浮世绘之父。后来技术越来越成熟,雕刻师可以根据所使用颜色雕刻不同的色板,于是浮世绘的颜色变得越来越丰富。

  这些版画在现代人的认识中只是一张图片,然而在当时,人们拿到手的实物立体的,有纹路的,是20个人左右的团队齐心做出来的一件工艺品。

  那时最热卖的版画都描绘的是剧院里的演员们。吉原里的剧院比那些贵族武士们的剧院更加丰富多彩有娱乐性。武士在这里不被允许佩剑,剧院的门是一扇小小的低矮的鼠门,任何人弯下腰钻进这鼠们就寓示着众生皆谦卑平等。这种新式的开放的剧院和绚丽的表演大家从未见过,很快吸引了大批观众。大家在里面放下条框礼数,尽情享乐,追捧演员。所以那些剧院里的演员们尽管身份等级卑微,却深受人民喜爱,有些变得富甲一方,就像如今的明星一样。以Torii Kiyonobu的作品为代表,那时浮世绘多绘制这些耀眼的明星们,使他/她们成了人民的偶像。这些明星们奢华不羁的生活引来了人民的羡慕追捧,却也引来了幕府的愤怒。

  政府强力禁封了当时的浮世绘出版商Tsutaya一半的商店,收入都被没收。在利益大幅缩水的情况下,Tsutaya急需一个新的浮世绘系列来弥补损失。他顾了一个没有名声的艺术家,他的艺名是东洲斋写乐。这位神秘的艺术家在他的画作中一心描绘演员们的面部特征,除了细致、精准地描绘表情、动作外,他还使用了夸张、放大的手法,表现人物的眼部皱纹、鹰钩鼻、甚至是下巴突出。东洲斋写乐的画作大胆地抓住了人物的面部特征,给当时看惯了“五官端正”的役者绘的人们的审美带来了一番冲击,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东洲斋写乐的画虽然独树一帜,却不大符合将演员们视为偶像的浮世绘买家们的心理。他还惹怒了那些被他丑化的演员们。甚至他艺术性极强的画风和对新型材料云母粉的运用还引来了幕府的反对。艺术家们的这种努力把作品做得更丰富,大胆,华丽的心理其实是想显示自己的重要性,提升自己的地位,同时也宣扬了一种华丽浪荡的生活方式。然而幕府为了维护阶级统治希望人们安守本分,所以禁止艺术家使用云母粉,且只许使用至多三种颜色,希望画面尽可能朴素,简单。当时幕府为了抑制这类“伤风败俗的行为”,禁止了女性登台演出。

  当时和剧院明星们的名气不相上下的就是名媛花魁。她们生得美丽,穿着华贵的和服,她们是才华横溢的诗人,画家,音乐家,可以高水平侃侃而谈。她们是普通人的梦中情人,是高不可攀的女神。只有腰缠万贯的巨富才能请得起她们来茶房一座。这种攀比看谁请得起高等艺妓的现象使幕府极度担忧,因为如果社会地位开始由财富衡量,而不是出身,那封建统治也就走到尽头了。浮世绘很大程度上催生了这种社会现象,这种现象又反过来影响浮世绘的创作。当时很多画家刻画有名的艺妓,诞生了许多美人绘,最有名的画家要属喜多川歌麿。他通过画半身像、胸像,突出地对女性丰富的表情、瑞丽的容貌进行重点刻画,画中美人丰满、市侩,却又风情万种,韵味十足。喜多川歌麿不仅画艺妓,花魁,还画一般市井中的妙龄女子;不仅反映她们的容颜,更探寻她们的生活、性格、喜怒哀乐。喜多川歌麿对女性“美”的追求被江户幕府视为扰乱风纪并对他的创作进行限制。然而这位艺术家却迎难而上,一直通过作品和幕府对着干,最终因此获罪,被投入狱中,两年后便西去了。随着喜多川歌麿的死,浮世绘古典时期也告于段落。

  反映前朝的“太阁”丰臣秀吉跟他的五个妻妾游乐之景。在当时,以前朝的大佬丰臣秀吉作画是明令禁止的。再加上这幅画,还涉嫌“以古讽今”,被幕府怀疑此画的用意是讽刺当时的将军德川家齐。因此喜多川歌麿被捕入狱。

  浮世绘对日本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这种影响是自然而然的,大部分艺术家的初衷并不是击垮政府,但他们的作品宣扬的生活方式是与幕府的设定截然对立的。在封建社会,帝王贵族通过政治权利搜刮来的钱财和土地得以控制住黎民百姓。但是商人通过做生意,互通有无,把百姓的钱财迅速聚积起来,从而也同样能够过上像贵族般奢侈的生活,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威胁到了贵族的身份地位,也使百姓质疑到所谓神权的真实性。另外,古代行政管理能力落后,政府对商人这一群体管理困难。比如商人不像农民那样可以根据田地来指定确切的税额,再比如由于商人大多游走各地,无法对其进行确切地户籍管理,从而很难对其征集劳役和兵役。 另外商人的流动性对当时的社会的稳定统治也产生威胁,商人私营经商完善经济体系,是市场经济的重要部分。市场经济会使市场自由发展,会导致权利都掌控在个体商户手中,政府就失去特权了,也就统治不稳了。因此幕府故意要抑制商人并赋予其底下的社会地位。封建制度统治需要区分阶级地位,宣扬封建道德,让底层的人心甘情愿做永远的底层人,上层人才能稳坐其位。然而艺术的传播就是思想的传播,浮世绘的浮华与享乐主义使人们向往,提高了商人的地位,挑战了固化的阶级。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浮世绘缅甸:旅行的意义
下一篇:没有了
http://www.131hm.netwww.131hm.com,红梅六合网,www.1285555.com,金沙主论坛,www.992006.com】,www.129006.com,www.13010.comwww.131hm.com,红梅六合网,www.1285555.com,金沙主论坛,www.992006.com】,www.129006.com,www.13010.com
开奖结果| 六和传奇资料贴三期中平特|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库| 六i合采现场开奖结果| 水果奶奶心水论坛| 六合同彩资料抓码王|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 守护幸福独家原创六肖| 白小姐中特网免费提供| 精准爆料主攻3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