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绘缅甸:旅行的意义
【字体:
浮世绘缅甸:旅行的意义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IG一群“舔狗”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体现[2019-10-09]“花卉休闲区”落户无锡滨湖九龙湾花彩小镇,节目镜头里的缅甸风光,被风格独特的传统佛塔建筑包围着,被原生态的民族特色美食点缀着,给人以视觉和味觉的双重享受。

  10年后,当我真正踏上这片土地时,发现曾经印象中的光芒和味道转瞬即逝,而被称为“千佛之国”的缅甸,最让我难忘的,是相遇。因此,在我脑海中被一遍遍回放的、难以被时间抹掉的,都是旅程中的种种人像。

  在新加坡的实习结束后,我和朋友背起行囊前往缅甸。六天两城,仰光和蒲甘,我们没有提前规划行程,只是跟着脚步边走边看,却意外“打卡”了全部景色。

  仰光和蒲甘的差别很大:仰光离海很近,是缅甸最大的城市:蒲甘深处内陆,拥有两千多座佛塔,却没有得到“世界文化遗产”名号的加持,一眼望去,城市里的碎石和沙土构成了一派萧索景象。

  但仰光和蒲甘又有着相似的地方,两地人的需求是一切景物存在的前提:佛塔为了他们的精神世界而存在,环城小火车为了衔接各个分散的居住点和市场而存在,渔船为了捕捞水产、维持生计而存在。

  有游客来了,佛塔还可以用来参观鉴赏;环城小火车则成为了表现当地风土民情的最佳载体;渔船开足马力,轰鸣着驶到伊洛瓦底江中央——人们看日落的最佳视角。

  仰光虽为缅甸最大的城市,但市内出行对游客来说却极为不便。仰光没有地铁,只有几条公交线路,且流露出强烈的“游客勿近”气息——整辆车,连同路边的公交站牌,都找不到一个英文字母或阿拉伯数字。

  即便是当地的服务业从业者,大多也只能听懂简单的英文单词,一旦连成句子,就开始面露迷惑轻轻摇头。若有游客幸运地碰上能用英语沟通的当地人,最终也会因为他们的缅甸口音而面露愁容。

  缅甸人说英语和近邻印度很像,每个单词都卷舌,语气硬而直。我和同伴在沟通上接连受挫,最后只能站在街头发愣。

  虽然在交流与乘坐公交上不太顺利,但主动过来与我们打招呼的出租车司机、服务热情的缅式按摩技工还是让我和同伴有了一丝亲切的感觉。缅甸人心无旁骛地生活,也用力地想让日子过得更好。

  缅甸是一个典型的佛教国家,男女都穿筒裙,男人穿的叫“笼基”,裙边垂至小腿肚,裙摆肥大,方便大步行动;女人穿的叫“特敏”,织满花饰的丝或棉布紧紧裹住下半身,裙边垂至脚面,走路只能挪小步。

  我的牛仔裤和帆布鞋在不是旅游旺季的缅甸,反而成了满目鲜艳里最显眼的一个。于是,“笼基”和“特敏”们一边忙着手里的活计,一边目光跟着我不停挪移。我扭头看他们的眼睛,发现他们有的在微笑,有的在探寻。

  缅甸夏季的太阳毒辣,且城市里树木不多,户外很难找到遮阳避晒处。我和同伴坐在餐厅的角落里,一层又一层地涂防晒霜。邻桌穿着“笼基”的两个男人不时看向我们,嘴角带笑,像是在欣赏某种表演。

  两个男人脸上都抹着一种叫“特纳卡”的黄色膏状物。“特纳卡”是缅甸人最喜欢的防晒美容产品,取自当地树木,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在仰光的超市里,可以看到零星散布的几种防晒霜,而“特纳卡”却在货架上摆了整整一排。

  与仰光不同,蒲甘没有便利店或超市,人们在佛塔周围用木板和竹竿搭起简易的货摊,售卖冷饮、食物和特色手工艺品。

  我去货摊买水,付过钱后,看到有五六个当地小孩子马上呈四面包围的队形跑过来,手里挥舞着长龙似的明信片,用简洁明了的中英文推销自己的商品:“姐姐,姐姐,漂亮,漂亮。school money,school money!”

  我歉意地摆手,试图挣脱包围,但孩子们却锲而不舍。我继续摇头,一些大孩子耐不住了,跑到不同货摊后的大人身边,语气焦急地解释着什么。

  我这才发现刚刚的一幕出自多个家庭的合作,货摊分散在最大的几个佛塔四周,孩子们见机行事,焦点一出现,便都围拢过去,形成合力。

  在旅途中,还有很多人让我们印象深刻:嘴馋集市上摆放着奶香四溢的爆米花,我跑去问价钱,担心一大桶吃不完,便说要半桶。

  付完钱,我发现摊主递到我手里的爆米花依然是满满一桶;我们走进当地姐姐的小屋,坐在床沿依次伸出半边脸,出门时脸上便多了栩栩如生的特纳卡树叶图案。我仰头看太阳,心里多了份温暖和底气。

  上车之前,我们在商场的蛋糕店买了芝士泡芙和布丁,这样夜里饿了,也能有口吃的。然而大巴车上的时间,总是格外漫长。

  我们找到自己的座位坐定,随手掏出了芝士泡芙。缅甸的芝士泡芙很好吃,芝士不腻,还有一股淡淡的酸奶味。同伴手端泡芙盒子向前座伸了过去,便由此结识了两个荷兰姑娘。这两人都是十八九岁,高中毕业后休学一年,先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工作了半年,然后拿着赚的钱出来旅行。充裕的时间让她们可以仔细地体验东南亚的每个角落。

  “我们想去中国,也想学中文,但中文太难了。欧洲人更喜欢学欧洲语言,学起来更容易。” 她们解释道。

  “是啊,中国人大多喜欢提前规划,然后带上足够的钱,觉得旅行应该是享受的。”语气里,我特意突出了“大多”,以便将自己和其他缺乏冒险精神的中国游客区分开。背着一个包在大巴上过夜,我是年轻的、特立独行的一个。

  “那你们在蒲甘住hotel(酒店)还是hostel(招待所)?”荷兰姑娘接着问。

  一阵沉默过后,同伴小声说:“Hotel,嗯……”没敢继续说出酒店名字。想来有些惭愧,在住宿上,我们的确是去享受的。

  我们介绍新加坡,也介绍北京,邀请她们2022年来北京看冬奥会。在她们长达半年的行程中,没有新加坡,也没有北京,却在越南住过帐篷,在缅甸遇过毒虫,下一站是印度尼西亚。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开始给对方的社交动态点赞。我没有告诉她们,入住豪华酒店的第一个小时,我就险些被房顶上掉下来的巨大壁虎砸中,第二天晚上被草丛里突然蹿出的蛇吓得四处逃窜。

  刚刚去过普吉岛的同伴说:“缅甸是非典型的旅游目的地,却让我们记住了更多,并且想要记住更多。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旅行吧!”

(责任编辑:admin)
http://www.131hm.netwww.131hm.com,红梅六合网,www.1285555.com,金沙主论坛,www.992006.com】,www.129006.com,www.13010.comwww.131hm.com,红梅六合网,www.1285555.com,金沙主论坛,www.992006.com】,www.129006.com,www.13010.com
开奖结果| 六和传奇资料贴三期中平特|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库| 六i合采现场开奖结果| 水果奶奶心水论坛| 六合同彩资料抓码王|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料| 守护幸福独家原创六肖| 白小姐中特网免费提供| 精准爆料主攻3码资料|